大陸電子報

电子报(上海所)-191028

 

《优化营商环境条例》明年起施行 最大限度减少政府对市场资源的直接配置

    日前签署国务院令,公布《优化营商环境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自202011日起施行。《条例》重点针对我国营商环境的突出短板和市场主体反映强烈的痛点难点堵点问题,对标国际先进水平,从完善体制机制的层面作出相应规定。

  《条例》提出,最大限度减少政府对市场资源的直接配置,最大限度减少政府对市场活动的直接干预,加强和规范事中事后监管,着力提升政务服务能力和水平,切实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更大激发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增强发展动力。《条例》明确优化营商环境工作应当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原则,以市场主体需求为导向,以深刻转变政府职能为核心,创新体制机制、强化协同联动、完善法治保障,为各类市场主体投资兴业营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良好环境。

  在市场主体保护方面,《条例》明确规定国家平等保护各类市场主体,保障各类市场主体依法平等使用各类生产要素和依法平等享受支持政策,保护市场主体经营自主权、财产权和其他合法权益,国家加大中小投资者权益保护力度,推动建立全国统一的市场主体维权服务平台等。在优化市场环境方面,《条例》对压减企业开办时间、保障平等市场准入、维护公平竞争市场秩序、落实减税降费政策、规范涉企收费、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简化企业注销流程等作了规定。

  在提升政务服务能力和水平方面,《条例》对推进全国一体化在线政务服务平台建设、精简行政许可和优化审批服务、优化工程建设项目审批流程、规范行政审批中介服务、减证便民、促进跨境贸易便利化、建立政企沟通机制等作了规定。在规范和创新监管执法方面,对健全监管规则和标准,推行信用监管、“双随机、一公开”监管、包容审慎监管、“互联网+监管等作了规定。在加强法治保障方面,对法律法规的立改废和调整实施,制定法规政策听取市场主体意见,为市场主体设置政策适应调整期等作了规定。

  “《条例》的正式公布,标志着法治化营商环境建设进入新的阶段,营商环境优化的方向、总体方案和思路已经确定,立规固化后的推广、落实、评价、改革是未来营商环境的重点。”万博新经济研究院副院长、营商环境研究中心主任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

  《条例》有两大亮点:一是明确了以市场主体需求为导向的营商环境优化方向,二是将营商环境优化聚焦在体制机制性问题。这意味着营商环境优化将更多从市场主体关切点出发,以市场满意度作为衡量营商环境改善的重要标准,有利于提升企业投资积极性,改善市场主体预期,更好地服务于经济转型和高质量发展。同时,通过改革的办法来推动政府职能转变,避免出现避重就轻和选择性执行现象,有利于将营商环境优化推向纵深。

 

信息来源:经济参考报

2019-10-24

 

 

  

国管公积金简化提取申请材料 不再提交纸质申请书

新华社北京1024日从中央国家机关住房资金管理中心了解到,自23日起,职工办理住房公积金提取业务时,不再提交纸质提取申请书。这是继2017年推出不再提供购房合同原件及复印件2018年推出不再需要提供身份证明材料复印件等举措后,又一项简化住房公积金提取业务申请材料的举措。

  中央国家机关住房资金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简化住房公积金提取业务申请材料,是为进一步减证便民、优化服务。同时,职工应按照中央国家机关住房公积金提取告知承诺制有关规定,承诺申报的信息准确、完整、有效,对提取适用事项真实性负责。

近年来,中央国家机关住房资金管理中心持续简化住房公积金提取手续。特别是20185月,简化住房公积金业务部分申请材料的举措出台。职工办理住房公积金归集业务(包括开户、提取、转移、封存、销户等)时,不再需要提供身份证明材料复印件。在办理住房公积金个人贷款(含住房公积金贷款、组合贷款中的住房公积金贷款部分、住房公积金政策性贴息贷款)申请和贷后业务时,不再需要提供身份证明、婚姻证明、离退休证明和购房首付款证明的复印件。

 

信息来源:新华网

2019-10-24

 

 

 

 

  

 

多项金融开放细则将加速落地

    推进实施高水平贸易投资、推进金融对外开放又有新举措落地。近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再推出12项跨境贸易投资便利化政策措施,扩大贸易外汇收支便利化、资本项目收入支付便利化等多项试点范围。短短半个月内,放宽外资银行和保险业市场准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债市等多项金融开放政策接连出台。下一步,证券、基金、期货等多领域开放细则也将加速落地。

  《经济参考报》记者从27日举行的首届外滩金融峰会获悉,未来,相关部门还将以金融市场双向开放为重点,有序推动资本项目开放,并支持部分开放政策在上海先行先试。

  近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再推出12项跨境贸易投资便利化政策措施,扩大贸易外汇收支便利化、资本项目收入支付便利化等多项试点范围。随着外汇管理政策的不断调整,我国营商环境也正持续优化。

  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司长25日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此次改革,主要体现为外汇管理方式的优化,办事流程的简化,有利于拓宽资金使用渠道,支持境内企业拓展对外贸易投资,提升跨境贸易投资便利化水平;同时,也将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激发市场活力。

  具体来看,在跨境贸易便利化措施方面,首先是扩大贸易外汇收支便利化试点。外汇局已于2019年初在粤港澳大湾区、上海、浙江开展货物贸易外汇收支便利化试点。本次改革将试点地区扩大至条件成熟的其他地区,并将试点业务范围从货物贸易外汇收支扩大至服务贸易外汇收支。在跨境投融资便利化措施方面,扩大资本项目收入支付便利化试点,还将允许非投资性外商投资企业依法以资本金开展境内股权投资。

  事实上,今年以来,一揽子优化外汇管理、促进跨境贸易投资便利化的政策已经密集落地。外汇局陆续出台了实施资本项目外汇收入支付便利化试点、取消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投资额度限制等多项措施。

  今年以来,金融业对外开放步伐也明显加快。国务院近日修改外资银行、保险公司管理条例,进一步放宽外资银行、保险公司准入门槛,取消多项业务限制。此前,金稳委、银保监会从取消外资股比限制、放宽市场准入条件等方面提出多条银行业、保险业开放新政。此外,在金融市场对外开放方面,债市开放亮点频现。央行日前会同外汇局出台措施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而根据证监会近日透露的政策信号,下一步,证券、基金、期货外资股比限制也将陆续取消。

  “中国市场的逐步开放对汇丰而言非常重要,相应的政策环境将使汇丰有机会提高在华机构中的持股比例,并持有更多业务牌照。”在27日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等机构共同主办的首届外滩金融峰会上,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副主席兼行政总裁在论坛发言时如此表示。

  根据相关监管层人士最近透露的信息,下一步,相关部门还将继续推动资本项目开放,进一步提高可兑换项目的便利化水平。不过,资本项目开放将稳妥有序推进,统筹考虑多个因素,目前尚没有时间表。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在外滩金融峰会发言时表示,将稳妥有序推进资本项目开放和外汇市场建设。他说,当前我国直接投资已基本实现可兑换,证券投资项下形成的以机构投资者制度、互联互通制度为代表的一种跨境投资制度安排基本成型,跨境债务融资由市场主体在全口径宏观审慎管理的政策框架下自主进行。“下一步将统筹交易环节和汇兑环节,以金融市场双向开放为重点,有序推动不可兑换项目的开放,适度增加外汇市场参与主体,丰富外汇交易品种,支持科创板的建设发展,鼓励境外投资者参与科创板。”他说。

  将规范境外机构境内发债的管理,完善相关管理办法,有序推进境内债券市场的开放。金融开放往往“以点及面”推进。陆磊也表示,将更好地支持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和自贸实验区的先行先试。进一步提高汇兑的便利化水平,推进开展货物贸易外汇收支的便利化试点,研究在上海全市范围内实施资本项目外汇收入支付便利化业务。进一步促进人民币金融资产配置和风险管理中心建设,继续扩大债券市场对外开放,整合债券市场投资渠道,QDLP试点将在上海常态化。

  值得注意的是,资本项目开放的推进会稳步有序进行。“资本项目开放没有时间表,但也可以说一直在路上。我们主要的考虑是统筹经济发展阶段和金融市场状况、金融稳定性的要求,统筹交易环节和汇兑环节的协调,以金融市场双向开放为重点有序地推进资本项目开放,进一步提高可兑换项目的便利化水平。”

  中国循序渐进推进金融开放的方式得到了业内人士的认可。在外滩金融峰会上,穆迪公司及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首席信用官表示,历史上有些国家的市场开放太快,涌入过多的流动性,而流动性的外流又带来经济崩盘。中国则是采取循序渐进的改革方法,总体来说比较平稳和顺利。

  在目前的国内外环境下,在我国金融扩大对外开放的过程中,相关风险防控手段也将持续升级,确保跨境资金流动的平稳有序。

  “随着对外开放进程不断深入,外资金融机构在我国业务不断拓展,对国内金融机构带来的竞争愈加激烈,未来金融业务的交易结构将更加复杂,跨国别、跨市场等特点更加突出。因此,监管部门只有进一步加强制度建设,弥补监管短板和薄弱环节,才能有效降低外资金融机构对国内金融市场的不利影响。”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说。

 我国外汇管理改革的基本战略趋向是在风险防控基础上促进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通过改革完善金融监管体制,更好兼顾宏观审慎与微观监管性的要求,是在开放发展中有效防控风险的重要保障,要以防控系统性风险为底线,加强宏观审慎管理;以微观放活理念,完善市场友好的审慎和行为监管。在管住底线的前提下尽量开放,在开放进程中避免重大风险,走可持续开放发展的道路。防控系统性风险的能力越强,经验越丰富,开放的胆魄也就越大。”

将不断健全跨境资金流动的宏观审慎和微观监管两位一体的管理框架。宏观审慎方面会加强监测预警和响应机制,丰富工具箱。以公开、透明和市场化的方式逆周期调节顺周期的市场波动。在微观监管方面,将坚持政策跨周期的稳定性、一致性和可预期性,同时还会严厉打击虚假、欺骗性的外汇交易违法违规活动。

 

信息来源:经济参考报

2019-10-28